热门搜索: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文学情感 >> 内容

五年前他被沉江,五年后化身天帝归来,带着宝贝女儿开始复仇

时间:2019-11-5 17:40:40 点击:27


月圆之夜,泰山之巅。 

一道惊世雷霆从天而降,令得泰山方圆十里之内尽数沐浴在雷光之中,一时之间,毁天灭地,寸草不生。

“何方高人在此渡劫?”

“天现异象,必有妖孽降世!”

华国当世绝巅强者相顾骇然,待得雷光散去后才敢前往泰山查探,结果却是一无所获,怅惘而归。

没有人知道的是,自泰山奇观消失的三日之后。

天南省林城市,金阳小区。

一个青年站在小区门口怔怔出神,令得过往行人纷纷侧目,盖因青年衣衫褴褛,披头散发,仿佛是从山里走出来的野人一般。

“五年了!”

“金阳小区,我叶辰终于回来了!”

叶辰默默注视着眼前的熟悉而又陌生的场景,身形轻颤,神情似悲似喜,对于路人诧异的目光视而不见。

没有人能够理解他此时的心情。

五年前他被人捆住手脚后沉入波澜江之中,本以为必死无疑,谁曾想到他在江底融合了一个神奇瓶子,等到醒来后,叶辰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一个妖魔横行,仙神林立的修真世界。

凭借着这个瓶子,叶辰花了三千年时光从一介凡人修炼到了盖世仙尊之境,号称南狂仙尊,并且创立东方天庭,被万族共尊为叶天帝,三千年里,他狂踩万族天骄,横推宇宙一切。

却不成想被自己最信任的弟子宇文轩出卖,为了谋夺天帝之位,宇文轩联合妖界,魔界,佛界入侵,那一战异常凄烈,叶辰崩碎了帝兵天帝剑,打碎了九品仙器夜魔战甲,最终被打入虚空裂缝之中。

而这条虚空裂缝竟然通往地球,三天前叶辰自泰山醒来,才得知自己消失已经有五年了。

他在这个世上有父母,甚至是还有一个倾国倾城的女朋友。

也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。

还有她,苏雨涵!

五年过去了,她是否还……

叶辰深吸了口气,好不容易整理好情绪后便走进了小区。

金阳小区以前是个城中村,五年前碰上修建火电厂,附近的居民纷纷得到了拆迁补偿,要么给钱,要么给房,叶辰家里也得了一套房。

不多时,叶辰循着记忆便到了自家楼下,远远的就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中年妇女驼着背正在门口扫水。

叶辰在距离她不到十米的位置停了下来,声音无比沙哑。

“妈……”

中年妇女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叶辰,先是一愣,随后她手中的扫把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,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:“小……小辰?”

正是叶辰的母亲吴兰。

“噗通!”

叶辰重重的跪在了水地里,一步一步朝着吴兰跪了过去,鼻子一阵发酸:“妈,儿不孝,让你们为我担心了五年!”

正所谓父母在,不远游,游必有方!

可以想象,在他消失的五年里,父母会有多么着急和担心。

“小辰,你怎么才回来啊!”

吴兰也认出了叶辰,母子俩抱头痛哭:“你这个孩子,去了什么地方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,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,你知道我和你爸这些年有多难过吗……”

“妈,儿子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,无法和你们联系,也没有一天不想你们的。”叶辰红着眼眶道。

“回来了就好,回来了就好啊,过去的都不提了!”

“走,进屋去,妈现在就给你爸打电话,他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!”

吴兰抹了抹泪,拉着叶辰就进了自己家里,然后便给叶辰的父亲打电话报告喜讯,叶辰默默打量着屋子。

这时,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自屋外跑了进来,哇哇大哭:“奶奶,隔壁的小虎又欺负我了。”

小女孩儿头上扎着两根朝天辫儿,露出两截莲藕般的胳膊,长长的睫毛扑朔个不停,远远看上去就如同一个精致的瓷娃娃,只不过那张小脸儿此刻却是鼓着腮帮子,一脸委屈。

奶奶?

叶辰先是一愣,继而不可置信的看着小女孩儿。

奶奶……

她……她是我的……

小女孩儿这才注意到叶辰,止住哭声后下意识的躲到吴兰身后,怯生生的探出一个脑袋偷看他。

叶辰急忙看向吴兰,心潮起伏不已:“妈,她……她是……”

“嗯,萌萌是你和雨涵的孩子。”

吴兰点了点头,摸着小家伙的手笑道:“你消失之后的几天,雨涵就检查出有了一个月,之后就生下了萌萌,可是这丫头……”

叶辰却是再也听不进老妈的话了,下意识的朝着小家伙走了过去:“萌萌?我的女儿?雨涵给我生的贴心小棉袄?”

他没想到自己消失五年后,不但有了女儿,而且还这么大了。

一开始他有些不信,准确的说是无法接受。

可随即猛然想起,自己消失的一个月前碰过雨涵一次,那也是最后一次,还是雨涵主动的,当时俩人纯属突然性起,并没有做安全措施。

再者小家伙的容貌和自己有四五分相似。

我有女儿了!

哈哈哈,我叶天帝,我南狂仙尊有女儿了!

初为人父的情绪涌上心头,叶辰恨不得将小家伙抱在怀里好好看看。

奈何小家伙再次躲到了吴兰身后,紧张不安的拽着吴兰的袖子,显然是有些怕叶辰。

“萌萌,这是爸爸啊,你不是一直嚷着要爸爸吗?”吴兰一脸慈祥的道。

小家伙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满脸通红的道:“他不是我爸爸,我没有爸爸!”

“傻孩子,你没有爸爸,那你是怎么生出来的?”吴兰哭笑不得。

小家伙道:“我是妈妈生出来的。”

吴兰顿时被她这句话给气乐了。

叶辰却是笑不出来,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自责,后悔。

也是,自己消失五年,女儿出生到现在自己都没看过一眼,甚至是没有尽过一天当爸爸的责任。

因此她不认自己也很正常。

吴兰把脸一板:“萌萌乖,他真是你爸爸,快,叫爸爸。”

“我不!”萌萌一脸硬气。

吴兰佯怒伸手就要打他。

叶辰急忙拦住:“妈,算了,萌萌不想叫就算了吧。”

吴兰叹了一口气:“哎,你应该还没吃饭吧?妈这就去给你做,你陪萌萌玩儿。”

她走后,父女俩大眼瞪小眼儿的,叶辰从脸上挤出一抹笑容,叫道:“你叫萌萌?”

小家伙重重的哼了一声,不给他好脸色看,然后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,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方格本,神情专注的写着作业。

叶辰轻轻凑了过去,小家伙急忙用手挡住,叶辰也不介意,反而笑着问道:“萌萌,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小家伙很不想搭理他,不过还是奶声奶气的道:“我叫叶萌萌!”

叶萌萌!

姓叶!

叶辰心脏猛地一跳,强忍住将她抱进怀里的冲动,笑道:“叶萌萌,好名字,是妈妈给你取的吗?妈妈呢?”

他也有些疑惑,进门到现在都没看到苏雨涵,难道是上班去了?

小家伙抬头瞪了他一眼,一脸木然:“妈妈被坏人抓走了!”

被坏人抓走了?

叶辰顿时一惊,正要再问什么的时候,只听到啪嗒一声。

小家伙手中的笔顿时掉落在地上,而她整个人也跟着倒在了沙发上,用手抱着头满脸痛苦:“疼,疼,奶奶,萌萌好疼呀……”

“你怎么了!”叶辰急忙把她抱在怀里,惊骇的发现小家伙身上起了很多红点,一个劲的流着鼻血。

叶辰手忙脚乱的给她止血:“萌萌,你没事吧,别吓爸爸啊!”

吴兰披着围裙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,看到这一幕后,急忙从柜子里拿出一瓶药倒了几颗给她吃下去。

小家伙的病情才得到了缓解。

看着昏睡过去的小家伙,叶辰非常难受:“妈,萌萌她?”

好不容易才看到女儿,他真的不希望女儿有半点意外。

吴兰叹了口气,带着哭腔:“萌萌她,得了白血病!”

叶辰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。

第二章 你的嘴好臭

白血病。

是一类造血干细胞恶性克隆性的疾病,在前几年又叫不治之症,中医上将其定义为五脉不畅,血气僵化,癌毒入骨。

虽说现在医疗发达,可以通过化疗和骨髓移植进行治愈,然而化疗的过程非常痛苦,做骨髓移植动辄就要三五十万。

三五十万,对于叶辰的父母来说,相当于一辈子的积蓄了。

“妈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”叶辰深吸了一口气问道。

他刚看到女儿,就听见这样的一个噩耗。

吴兰掩面落泪:“在你消失后的第四年,也就是萌萌三岁的时候身体突然发热,还流鼻血,我和你爸就带她去医院检查,结果发现是白血病……

我们去了无数医院,萌萌的病情都没有得到控制,反而开始恶化,医生说要么做骨髓移植,要么化疗。

这两条路都是要我们命的啊。

萌萌才这么小,怎么可能承受得了化疗的痛苦,可是做骨髓移植,需要几十万块,我和你爸真的是无能为力。

没办法之下,我和你爸只能通过药物来暂时缓解她的病情,光是这个药,也要1000一瓶,这一年下来,家里已经花花光了积蓄……”

提到伤心处,吴兰一脸痛苦与自责。

叶辰将老妈手里的那瓶药拿过来一看,只见上面写着“格列卫”三个字,他下意识的问道:“那雨涵呢?”

吴兰抹了一把泪,面色有些不自然:“雨涵她……”

“雨涵她出什么事了?”叶辰面色一变,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。

吴兰犹豫了下,道:“雨涵这丫头在萌萌刚满两岁的时候就被苏家强行带回去了!”

叶辰闻言猛地一抬头,眸子深处闪过一抹厉色。

苏家!

当年叶辰是在大学里和苏雨涵认识的,那时候的苏雨涵贵为校花,追求者甚多,却偏偏看中了家境平凡的叶辰,俩人相恋之后,叶辰才真正知晓苏雨涵的身份。

燕京豪门苏家之女!

什么是豪门?

用当年那位将叶辰踩在地上,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的青年的话来说就是:“古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可在我苏家眼里,你们这些贱民连癞蛤蟆都不如,顶多算是一只蝼蚁,如果不是因为雨涵,我苏家甚至都不屑于踩你,既然是蝼蚁,那就要有做蝼蚁的觉悟,不要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,否则,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!”

事后叶辰不甘,暗自发誓要做出一番成绩证明自己,结果他在下班回来的路上被人打晕,然后被捆住手脚沉入波澜江之中。

不用想也知道是苏家所为!

念及至此,叶辰缓缓握拳,嘴角泛出一抹冷笑:“苏家,拜你所赐,我叶辰落江不死,反而携天帝之威重回都市,等着吧,我会让你们知晓什么才是蝼蚁,什么才叫恐惧!”

眼见叶辰不说话,吴兰还以为他在生气,急忙解释道:“小辰,你也别怪雨涵,在你消失后,我和你爸都不忍心看她受苦,让她把孩子打掉回家去。

可这丫头却很固执的说要等你回来,还挺着大肚子做家务,去上班,萌萌生下来后都是她一把带到两岁的,后来苏家来人,她只能跟着回去了。”

“妈,我知道,这些年苦了她了。”叶辰笑了笑,只是眸子深处的厉色却是越聚越多。

以苏雨涵的性子,不到万不得已又怎么会离开女儿萌萌,想必苏家在其中用了诸多不光彩的手段,比如用叶辰的父母来威胁她。

吴兰抹着泪道:“雨涵去了之后就没回来过,甚至无法跟我和你爸联系,期间肯定受了不少苦,萌萌被检查出白血病之后,你爸去燕京找她,结果被苏家的人赶了出来,还被打折了一条腿。”

“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去将雨涵接回来,我保证,这一天不会太远。”叶辰笑容冷冽,心中的愤怒已经上升到了极点。

萌萌得了白血病的事情,苏家又如何会让苏雨涵知道,否则苏雨涵铁定会为之疯狂。

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想法,吴兰脸色微变:“你别乱来,苏家那样的存在我们惹不起,爸妈老了,这辈子唯一的希望就是你和萌萌健健康康,只是萌萌……”

“妈,您放心,我消失的几年里学过一些医术,萌萌的病我有办法治,不过还需要一段时间。”叶辰笑着安慰道。

白血病在普通人看来无异于绝症,可在他南狂仙尊眼里,只需要一粒脱胎丹便可帮助萌萌脱胎换骨,重塑气血。

唯一困难的是,脱胎丹需要筑基期修为方可炼制,而他体内的灵力已经枯竭了,只要有足够的灵气,哪怕一夜之间重回仙尊之境也未必不可能。

即便如此,他的肉身依旧是仙尊级别的。

看来得尽快想办法恢复修为了,哪怕恢复一点也行,到时候他就能炼制气血丹帮萌萌压制病情,效果比什么“格列卫”要强一百倍。

叶辰暗暗打定主意。

吴兰叹了口气没说什么,只当是安慰话。

而就在这时,屋外响起一阵争吵声,吴兰愣了愣,下意识起身往门口走去:“你爸回来了!”

叶辰急忙跟上。

等到母女俩走到屋外时,便看见一个满脸皱纹,头戴工帽的中年男子被一群人围在中间,领头的是一个染着黄发的青年。

中年男子正是叶辰的父亲叶海。

黄发青年嘴里嚼着口香糖,凶神恶煞的看着叶海:“姓叶的,你躲了哥几个好几天了,这下终于我被我逮着了吧?今天你要是再拿不出钱来,别怪我鲍坤翻脸不认人。”

听到鲍坤两个字,周围那些想要上前劝架的人脸色剧烈一变,急忙退到了远处,生怕牵连到自己。

“我现在没钱,能不能再宽限一段时间?”叶海满脸通红的道。

“没钱?那行,留一根手指当利息吧!”

鲍坤猛地将口香糖吐了出去,从身后接过一把剪刀,面色狰狞的道:“把这老东西的手给我按着,老子今天就让他长个记性!”

话音刚落,他身后的几人顿时一把抱住了叶海。

“都给我住手!”

看到这一幕,叶辰目呲欲裂,示意老妈站着别动,然后大吼一声走了过去。

众人顿时一惊,不由得看向他。

鲍坤的脸色当即沉了下来:“草,哪里来的煞笔,连老子的事情也敢管?再不滚开连你一起打!”

“你没资格知道我是谁!”

叶辰无比淡漠的看了他一眼,这才对叶海笑道:“爸!”

叶海愣了愣,继而难以置信的看着叶辰道:“你……你是小辰?”

“嗯,爸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叶辰点了点头,继而目光无比冰冷的看向鲍坤等人。

叶海张了张嘴,一旁的鲍坤打断道:“你就是这个老东西的儿子?你来得正好,这个老东西欠了我们五万块钱,赶紧替他还了,再磕几个响头,哥几个就……”

“啪!”

他的话还没说完,叶辰抬手就给了他一耳光:“你的嘴好臭!还有,我问话的时候,还轮不到你插嘴!”

这一巴掌打得异常响亮。

周围一片死寂,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辰,就连身为当事人的叶海也惊呆了。

“你……你他妈敢打我?”鲍坤硬是被这一巴掌给打懵逼了,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,捂着脸呆呆的看着叶辰。

“啪!”

又是一巴掌扇来,鲍坤的另一边脸随之高高肿起。

“聒噪!”

叶辰缓缓收回手,神情无比淡漠!

完了,事情闹大了!

叶海的心顿时沉到了谷底。

果然,一道夹杂着愤怒和羞辱的咆哮声随即响起:“都给我上,弄死这小子,我要他死!!!”
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文章发布 | 在线留言 | 法律支援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联盟 | 版权所有 | 本站wap手机访问
  • 孝感新闻网(www.8e8m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有害短信息举报 | 阳光·绿色网络工程 |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|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| 孝感通管局

  • 孝感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,如有版权问题联系客服QQ:314127396
    粤ICP备14093650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