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搜索: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调查追踪 >> 内容

“ 无人机在夜空掠过,狙击手在黑暗中开火 ”

时间:2020/10/27 15:18:50 点击:877

疼痛加剧的何淑娴,用左手捂在胸口,右手开始在手机上留言。

这可能是遗言了,她想,她要把化妆镜后的秘密告诉女儿。

血液缓缓流逝。

硬撑着打了几十个字,何淑娴的眼皮越来越重,很想睡去。

朦胧中,她听到外面交火的枪声。忽然间,她明白过来,对方屏蔽信号,连发三枪却不打死她,目的都是为了让她在手机上留言。

她想解锁手机,删除留言,她勉力将右手在衣服上擦干净,用指纹解了锁,正要按动删除,一只手从黑暗中伸出,夺走了手机......

暮森饭店里,卓安打量着对面的方颖,她今天穿了一件古典长裙。

“你是东海市的地头龙,我想你帮我找个人。”方颖将一张纸推了过来:“就当是我为你偷画的回报。”

只看了一眼,卓安嘴角一抽,他认出了笔迹。所幸方颖正低头吃甜品,没注意他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是夺走我父亲生命的信件。”

“夺命信?”卓安缓缓念道:“首胜兄,东西已找到,见信速来老地方。山。”

方颖明白他的疑问:“我爸叫方首胜,他接到这封信就急匆匆出门了。再见他时,他已是一具尸体,有人枪杀了他。我怀疑就是这个‘山’。”

“你父亲和他称兄道弟,你们却不知道他是谁?”

“母亲说,父亲从这人手中高价买过一本笔记。但我们找到父亲时,他身上只剩了半本。”方颖将一个档案袋抛过来:“母亲把它视如珍宝,藏在化妆镜的暗格里,谁也不告诉。若不是我无意中发现,她镜上的指印常会出现在同一位置,又猜出了密码,谁也发现不了。”

卓安接过档案袋,回想起魏岩石的话,恍然大悟,原来父亲真把笔记高价卖出,换成了地下室里的两箱钱。

“你就是因为这个恨上了你的母亲?”

“就是她,她总是逼着父亲去寻找《康熙南巡图》......”说了这句,方颖愕然而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恨母亲?”

卓安叹了一口气:“你在身边时,何教授从不谈起宝图。而她不想给我看相册,你却故意拿给我看,详加介绍,你还在书房外偷听,又偷出这半本笔记,这些很明显。”

魏岩石得知了何淑娴中枪的消息。

何家没有信号,手机发不出消息。而自己手下用的对讲机,频段和制式都不受信号屏蔽影响。

没信号、没电、受到猛烈攻击的何家别墅,就像孤岛。里面的人,怕早已惊慌失措了。

魏岩石笑了,他看向窗外,觉得今晚夜景格外迷人。

何淑娴倒地后,狙击手开出第四枪,这是进攻信号。

一时间,别墅内外枪声四起。

担任安保的刑警们让大家不要乱动,他们明白没了手机信号,外援就不能及时赶到,因为何家别墅的位置实在是有些偏僻。

“守住!”担任小组长的李克喊道。

无人机在夜空掠过,狙击手在黑暗中开火,躲避不及的王妈被流弹击倒。

别墅前停了四辆车,三辆小车,一辆面包车,车上共下来十五人,持枪攻向别墅。

铁门在枪弹前脆弱如纸,车载探照灯将别墅内照得雪亮。

刑警们的火力,压不住对方的猛攻。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有遮蔽体。但飞行的无人机和黑暗中的狙击手,消解了他们最后这点优势。

扫碎别墅的玻璃后,魏岩石的手下握着强力手电就冲了进去。

数十枪后,三人中弹,一人倒地不起。刑警也被狙击手发现位置,一人重伤,一人轻伤。

“一楼,南,五米,两人。”魏岩江指挥着,三个人掩护,五个人向南边的门靠近,两人守着通往二楼的楼梯,还有两人绕到了别墅后面守着后路。

“砰!砰!咚!”门破,五人依序朝门内一顿狂射,也不管有没有打中人。

半分钟后,别墅后方传来枪声,响了二十几下后,终于安静了。

“张子?张子?麻三?”魏岩江喊话,却没得到回应,“他娘的,什么情况?老马,你们五个从房间里绕后,我们从这边出去。楼上的还有活着的?”

有人砸吧了下嘴巴:“楼上还有两三个能动弹的。”

一楼内只剩了两人,其余人全绕后去包围刑警了。

“砰!砰!”一人刚探出头,顶上飞来两颗子弹,那人应声倒地。

魏岩江看着地上的尸体:“一楼全反锁,其他人他妈的都跟我上。”

八人奔上二楼,分成两队,一队去找何淑娴的手机,另一队去卧室取画,手电光却照见了保险箱。

“车子倒进来。”魏岩江吼。

别墅围墙外轰的一声,高墙倒塌,一辆铲车跟上,将碎砖石铲开,随即大卡车倒了进来。

李克和另一名刑警,用枪干扰着歹徒的前进。可他们一冒头,就受到狙击手的招呼。有人向他们附近扔了两个手雷,爆炸声把他们震得头昏脑胀。

魏岩江看着那保险柜,足有两三百斤。

“把墙轰了。”他一挥手,有人把炸弹安到了墙边。

“轰隆”一声,墙上开了个大洞。

“车子给老子倒准了。”魏岩江冲对话机大喊。

两分钟后,几人把保险柜从二楼推下,准确掉入卡车车厢中,虽然装了很厚的缓冲材料,卡车还是差点就被砸翻。其他人纷纷跳下,进入车厢。

“五分钟到了,再不走,过时不候。”魏岩江拍了拍保险柜,抹了一下干裂嘴巴,露出得意狞笑。

不久后,这片街区乱得不像话,共发生了四起车祸,两起火灾,道路堵得水泄不通。

七点三十分,方颖估摸家里已用餐完毕,打开了手机。

很快,一连串未接电话的提示音向子弹般射来,是亚当的来电,几乎半分钟一个。

方颖赶紧回拨过去。

“你去哪了?”亚当的声音有种奇怪的嘶哑。

“我和人吃晚饭。”方颖故作轻描淡写道。

“母亲中枪了!”亚当咆哮,即便方颖没开免提,卓安还是清楚地听见了。

何淑娴中枪了?卓安感到不安。

“妈怎会中枪的,你们不是在家里吗?”方颖脸色大变。

“这多亏了姓卓的好计划。那些人直接抢到家里来了。”

方颖脸色煞白,瘫坐在座位上,泪水狂落。

卓安的手机也响了,是王勇来电。

“他们袭击了何家,之前的假设落空了,何淑娴中了三枪。”

挂了电话,卓安不知该怎么安慰方颖,这个主意是自己出的,也是自己劝何淑娴同意的,如果她有三长两短......

卓安看着惨哭的方颖,心中愁闷。

朝阳吐露第一缕光芒前,卓安将“今日休息”的门牌挂在了书店门上,并从里面带上了门。

老三样卤花生、鸭爪、酱牛肉摆在桌上,却没怎么动过,气氛凝重。

王勇转着手中的青花瓷碗,力度越来越大,眉头也拧成了麻花。

看着被蹂躏的茶碗,卓安伸手拿过去:“茶凉了,给你续点。”

“啪!” 王勇一巴掌拍在桌上,把卓安吓了一跳。

“丢人!耻辱!这是赤裸裸的挑衅,我非把这姓魏的头拧下来不可!”

前一晚,何家几乎被打烂,何淑娴最终伤重不治,警方也伤亡惨重,加之越狱案、五圣居离奇死亡案、宋明失踪案未破,社会舆论四起,王勇承受的压力空前巨大。

“这事怪我,是我建议...... ” 卓安说不下去了。

“当务之急是找到魏岩石,幸好那张卓版真画在你手里,不然......”

“魏岩石恐怕暂时不会露面了,你们得提前在机场、渡轮、车站等地方。 ”

“已布控了,我再去敲打敲打他们,不能轻敌!”王勇披上外衣,一阵风地去了。

卓安看了眼狼藉的桌面,也懒得收拾,拿起手机,并没有方颖的回复信息。

餐厅一别后,卓安曾给她发了十几条信息,却始终不见回音。

不死心的他拨出电话,对方是关机状态,想想方颖遭此丧母横祸,卓安颇为内疚。

左右无聊,他翻开了方颖给他的半部残破笔记。

“总算在地方志中找到了《康熙南巡图》第五卷的下落,可冯飞不肯再做老本行,他说有了儿子,就不想再损阴德。我苦求三天,他总算答应出手最后一次。

三天后,我前往古墓处,却见阿冯趴伏在墓旁,后心被人刺了一刀。他见了我,已说不出话,只是指指胸口,我从他身下看到了《康熙南巡图》第五卷,而不是我之前给他比对的卓版。

他愣愣地看着我,不肯闭眼。我知道他放心不下刚出生半年的儿子。我告诉他,我魏九重必定将小顺视为自己第四个儿子,冯飞这才闭眼咽气。

我不知道是谁杀了他,为了不惹麻烦,我只能将他的尸体,重新丢入墓穴中。在坟墓附近,我找到了冯飞的守护兽,它也被人开枪打伤,幸好还有救。”

看了几遍后,卓安理恍然大悟,他终于明白,那张百日婴儿照的主人,就是自己死去的好友顺子。在笔记最后半页,他看到了爷爷卓凡写的那首小诗:

五仕得帝宣,江南竞笔间,渲墨染苍穹,白果枕根眠。

原来最后一句是‘白果枕根眠’,可这话是什么意思呢?

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文章发布 | 在线留言 | 法律支援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联盟 | 版权所有 | 本站wap手机访问
  • 孝感新闻网(www.8e8m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有害短信息举报 | 阳光·绿色网络工程 |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|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| 孝感通管局

  • 孝感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,如有版权问题联系客服QQ:314127396
    粤ICP备14093650号-1